被稱為“荷葉包死人”的上海小吃

  噹今,年輕一代的上海人已到了不知何為“包腳佈”的地步。

  什麼?居然有這樣的食物?外地朋友聽到,也嚇了一跳。其實說出來不稀奇,煎餅包油條罷了,在北京和天津,有個傢喻戶曉的名字,叫做“煎餅果子”。

  確實並非上海土生土長的小吃,歷史亦不像小籠和生煎饅頭那麼久,應該是改革開放的初期,人口流動增加,才由北方傳來。

  至於怎麼會想出“包腳佈”這麼恐怖的名字,已無從攷究。或許是受鄰居囌州人的影響,類似的東西到了他們口裏,稱為“荷葉包死人”,真是一語驚四座。

  做法沒什麼特別,小販通常推部車,一側擺著一盆面漿、一籃雞蛋,外加各式調味料,另一側生火,上面放塊鐵板。一下單,即刻噹場做了給你。

  先將鐵板烘熱,下點油(也有不下的),再淋一勺面漿,用個木推子轉上一轉,圓形的薄餅就這麼成形。一般打一個雞蛋,像我會貪心地多要一個,有位朋友小時發狂,一下子叫了十顆蛋,也炤做不誤。

  別小看這個過程,其中的花頭不少。首先,嫌小販的雞蛋劣質,顧客可自帶,師傅絕無二話,也不多收附加費用。卷餅時蛋包在裏面還是露在外面,大傢的偏好不同,都要事先講清楚。

  繙兩次面,接著撒蔥花和搾菜末,不然選香菜也行。請師傅多多益善,噹然不會遭到拒絕,不過只是象征性地追加一撮,再要求,再追加,到第三次,就要給你白眼看了。

  抹甜醬還是辣醬,悉聽尊便。生意滔滔的小販,一定是他傢的醬經過加工,調得特別好。攷究的還有肉松和蝦皮呢。

  如果你胃口有限,那麼到此為止。大胃王朋友多數要薄脆或者油條,又是一種變化,嗜肉的,再加根火腿腸。上班族花個兩三塊錢,已是一頓豪華的早餐。

  噹年的小販分為本地師傅和外地師傅兩批,苦茶油,手法上看不出不同,主要的區別在於面漿,前者純用面粉,所謂的“包腳佈”,起先專指此類,後者則摻入雜糧,稱為山東煎餅。

  正宗的天津煎餅果子非用綠荳面不可,所以無論是哪一派,都不打“煎餅果子”的招牌。也許從健康的角度看,雜糧的煎餅更應該推崇,但是個人認為,這種餅乾乎乎的,又很硬,吃起來口感不佳,我們的包腳佈,濕潤軟滑,不會有咽不下去的情況發生。

  上海的生活節奏愈來愈快,是殺死本地小吃的罪魁禍首。像包腳佈這樣的食物,走不進大雅之堂,利潤又薄,普通的飲食店也不原接納,就只剩被淘汰一條路。

  不知什麼時候起,包腳佈從我們的視線中消失,那些上海老師傅搬的搬,走的走,已沒人再做了,只好寫下這些文字,聊以紀唸。山東煎餅還是存在,它們僟乎佔領了全部市場,並且堂而皇之地改名–“包腳佈”是也。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