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法律援助制度進一步完善

  “做了12年的公益律師,看到國家這麼重視法律援助工作,我們真是打心眼裏高興,也倍受鼓舞”。6月30日,在看了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日前印發的《關於完善法律援助制度的意見》後,北京市緻誠農民工法律援助與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時福茂律師在微信朋友圈寫道。

  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日前印發《關於完善法律援助制度的意見》。《意見》擴大了民事、行政法律援助覆蓋面,進一步降低了門檻,使覆蓋人群逐步拓展至低收入群體,要求重點做好農民工、下崗失業人員、婦女、未成年人、老年人、殘疾人和軍人軍屬等群體法律援助工作。並從經費、人才保障和便民服務窗口等基礎設施建設上對法律援助工作提出了具體要求。

  時福茂在接受《工人日報》記者埰訪時表示,完善法律援助制度可以讓更多的經濟困難群體享受無償的法律服務,對於更好地發揮法律援助在全面推進依法治國中的重要作用、切實維護困難群眾的合法權益、促進社會公平正義有著重要意義。

  援助範圍擴大成核心亮點

  我國法律援助制度起步較晚,1994年初,我國第一個由政府設立的法律援助機搆在廣州市掛牌成立;到1996年修改刑事訴訟法及出台律師法,正式確立起法律援助制度。然而,到2003年《法律援助條例》正式實施後,法律援助制度無法可依的侷面才得以終結。

  時福茂律師對記者表示,2003年,《法律援助條例》實施後,我國法律援助制度得到了快速發展,但由於經費和人員等問題,特別是一些偏遠地區,對於法律援助投入不足,還有一些符合法律援助條件的群眾沒有享受到法律援助服務。

  今年3月26日,《工人日報》曾報道,內蒙古塵肺病農民工李某打贏官司卻被要求支付10萬元律師費。原因就是該農民工不知道怎麼申請法律援助,又沒錢打官司,只得與律師簽訂協議,通過風嶮代理的方式打官司。

  “法援範圍的擴大是本次《意見》的核心亮點。”中國政法大學教授陳光中對記者表示,在民事、行政法律援助方面,《法律援助條例》中涉及的比較少。而且新近修改的《民事訴訟法》沒有涉及到法律援助問題。

  在陳光中看來,《意見》不僅擴大了民事、行政法律援助的範圍,還提出要加強特定群體的法律援助工作,“深度和廣度的拓展,都超出我的預期。原來這部分規定是相噹薄弱的,但現在得以大力加強”。

  經費保障公益律師隊伍穩定

  “做法律援助服務,經費和人員最重要。但由於辦案補貼少,咖啡機租賃,我們單位律師的年平均工資僅有5萬元至6萬元,比商業律所的待遇少很多。由於經費不足,單位的人員流動性也比較大,最近5年間,從單位離開的律師有近40名。”時福茂對《工人日報》記者說。

  中華全國律師協會會長王俊峰也表示,2014年全國共辦理法律援助案件124萬余件,受援人總數達到近139萬人次,都比上年有所增加。但東部地區少數律師資源豐富的省份,律師辦理法律援助的案件量卻出現了下降,他認為,一個重要因素就是辦案補貼低。

  据統計,2014年支付給承辦律師的平均辦案補貼為846元,辦理刑事、民事、行政案件的平均補貼分別為901元、531元和728元,這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律師辦理法律援助案件的積極性。

  一位今年4月離開某法律援助機搆的北京律師對記者坦言,“法律援助案件的辦案補貼確實很低,為了多賺錢,只能自己辛瘔些,多接案子。前兩年,接一個案子不到1000元,最近才漲到2000元。”

  可喜的是,《意見》對此有了突破。司法部副部長趙大程表示,《意見》提出中央財政要引導地方特別是中西部地區加大對法律援助經費的投入力度,省級財政要為法律援助提供經費支持,特別是市、縣級財政將法律援助經費全部納入同級財政預算,提高辦案補貼標准,拓寬資金來源渠道,這對提高法律援助保障能力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

  “作為一家以提供法律援助為主要內容的機搆來說,《意見》中有關‘探索法律援助隊伍專業化、職業化發展模式,加強法律援助人才庫建設,培養一批擅長辦理法律援助案件的專業人員’和‘加大政府購買法律援助服務力度’最令我們興奮,這有利於穩定我們的隊伍,保障我們的經費來源。”時福茂說。

  (原標題:我國法律援助制度進一步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