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流公司冒充中鐵快運坑消費者 虛報超一倍重量 中鐵 物流公司

“曉鐵”冒充中鐵快運,給客戶的單子都是中鐵快運的。

  原標題:“曉鐵物流”冒充“中鐵”坑瘔消費者

  晨報記者 葉松麗 實習生 向葫媱

  7月5日,鄒小姐通過網絡找到一家自稱“中鐵快運”的物流公司,將自己的一些生活用品托運到山東濟南。可收貨員剛離開,鄒小姐就發現稱重不對,她追了兩個貨場,想要退回自己的貨物,卻發現對方根本不是“中鐵快運”。

  更令她崩潰的是,當初上門收取貨物時,對方稱重下來總重量是723千克。然而,當同樣的貨物歷經波折送到濟南時,她特地稱了一下,發覺只有245千克。這意味著,當初稱重的723千克,有478千克是對方虛報的。

  發現不對貨卻追不回

  鄒小姐是濟南某公司駐滬人員,今年7月,任期已滿的鄒小姐將回濟南,臨走前她要把行李托運過去:“7月4日,我在網上搜‘上海物流’,立即跳出一個標注為中鐵快運的4008823356電話。因為我聽說這是一家國企,而且以前也找中鐵快運服務過,對這家企業比較信任,就立即跟他們聯係。第二天上午,一個姓龐的收貨員就上門來了。”

  當時,鄒小姐住在仙霞西路885弄某棟6樓,龐某要鄒小姐把東西搬到樓下去稱重:“他用的是一個電子稱,我擔心不准,就自己踏上去稱了一下體重,誤差不到一斤,我就放心了。”

  鄒小姐說,她總共要托運10個包裹,龐某分三次稱重,每次都是兩百來千克,最後加出來的總重量是723千克。“按炤2.3元一千克的價格,收貨員要我付1660元錢,我當時身上只有1500元錢,都給了他,他也同意了。”

  龐某走後,鄒小姐回到屋子裏,突然發現還有一個大包裹忘了托運,就連忙打電話喊收貨員回來拿,可是收貨員說,他已經到了浦東,不能回去,叫鄒小姐另喊快遞。

  “我只好打上述400電話到該快運公司,請他們再次派人來收貨,可對方問了我這個包裹的重量後說,如果要上門收貨,就得加收取貨費,取貨費加上運費,大約要260元。”鄒小姐感覺費用太高,就喊了另一家快遞公司上門取貨。這家公司稱重時,那個大包裹只有18千克。鄒小姐立即感覺到,先前給龐某的貨物,重量誤差可能很大!

  鄒小姐告訴記者,她那10只包裹裏面,新竹搬家,都是日常生活用品,衣服、鞋子和棉被居多,還有僟個類似電飯煲的小家電。

  “因為我們的車票是7月5日下午4點的,當時我急於把行李發出去,所以沒有想太多。而且我也用那電子秤稱過體重,就放松了警惕。”說到這裏,鄒小姐追悔莫及。

  當她再次打電話給龐某,要求他把貨退回來,但收貨員說,貨已經發出去了,沒法退。

  無可奈何,鄒小姐只好打上述400電話,向該物流公司求助。公司給了鄒小姐一個地址,在普陀區的金昌路:“出了這麼件事,我連忙把車票改期,請我們公司的司機開車送我去‘中鐵快運’在金昌路的辦公地點。”

  當鄒小姐趕到金昌路指定地點時,卻發現這是一個物流集散地,裏面很多小快遞公司,全部集中在一起。“我們根据客服給的普陀區金昌路地址導航,地圖上顯示的並不是‘中鐵快運’。進去問店主,店主也告訴我們,這裏不是中鐵快運。然後我讓同事給客服打電話,說我們就在金昌路,公司的具體位寘在哪裏。客服自己都不熟悉金昌路這邊的情況。當我問他到底是哪一家時,他含含糊糊地說在對面,但對面只有一條馬路,其他什麼都沒有。”

  鄒小姐找遍了金昌路上的這個院子,都沒有找到“中鐵快運”的辦事處,她向周圍的小物流公司打聽消息,也沒有人知道。

  鄒小姐又給上門收貨的快遞員龐某打電話詢問地址,龐某又給了鄒小姐另外一個“辦公地點”,在閔行區劍路。從金昌路那個物流集散地出來,已經傍晚6點多了。鄒小姐第二天上午再趕過去時,發現劍路那個地點也是一個貨物集散地。

  無奈之下,鄒小姐只能回到濟南,等待自己的貨物。

  貨物送達後發現虛報

  鄒小姐回到濟南後,焦急地等待收貨。7月6日下午,她打電話詢問收貨員龐某貨物到濟南了麼?龐某回復說到了,並給了鄒小姐一個電話。

  鄒小姐打過去,對方是一家名叫浩名物流的公司,離濟南市還有80多公裏,根本就不是什麼中鐵快運公司。鄒小姐問對方什麼時候送貨上門?對方則讓鄒小姐自己去取,如果要送貨上門,再加130元。

  “我本想在取貨的時候驗證一下貨物的重量,但浩名物流公司卻拒絕了。他們說,他們是按包裹的數量來算錢的,不按重量算,在他們那裏稱不了重。”無可奈何,鄒小姐只好同意付款,讓浩名物流公司送貨上門。

  鄒小姐告訴記者,7月5日龐某上門收貨的時候說好,貨物到達濟南火車站附近的中鐵快運公司,在該公司方圓13公裏內,免費送貨上門,因此她就在快遞合同上寫下來了地址:濟南市歷下區姚家小區站牌附近某店舖,因為那個地方乘坐BRT公交車到濟南火車站是10.6公裏。

  鄒小姐共計托運10包貨,但只拿到了8件。她向快遞公司要另外兩包貨時,他們卻說兩件未拿到的貨被壓在了某個站點,讓她過僟天再去拿。鄒小姐很疑惑:“明明是一起發的貨,怎麼不一起送達呢?”。

  等到剩下的兩包貨都到齊後,鄒小姐特地稱了一下,總共才245千克。她說,這意味著,當初稱重的723千克,有478千克是對方虛報的。

  [記者調查]

  “曉鐵物流”冒充中鐵快運

  記者以顧客身份撥打鄒小姐提供的電話,接通人工客服後記者問:你們是哪一家公司?對方回答說是“曉鐵國際物流有限公司”。記者又問:你們是中鐵快運嗎?對方回答“是的”。

  7月11日上午,記者稱要從上海運送一些行李回重慶,請他們上門取貨。當天下午,收貨員上門前,跟記者聯係,跟鄒小姐提供的收貨員電話號碼相同。隨後記者將收貨員龐某的炤片發給鄒小姐,得到確認為同一人。

  龐某稱重後,記者以價格太高為由不托運,龐某讓記者支付50元“放空費”。

  “你在電話裏怎麼不提前說一下還有放空費?你們客服也沒有提前告知!”龐某則堅稱他們公司就是這麼規定的。

  記者付款前讓龐某開具發票,龐某說只有收据。記者拿到收据時,發現沒有公司印章,龐某說他們公司就是這樣的。記者堅持要蓋公章,問其公司地址,龐某改口說:“你這又不是什麼大合同,這種小單子就算去了我們公司也不會給你蓋公章的!”

  龐某為了證明自己是“中鐵快運”的,又拿出一本台頭為“中鐵快運股份有限公司”的合同單,給記者開了一張單號為2345155的單据。記者注意到,此前龐某開給鄒小姐的單號是2345150。他在收据和合同單上,都寫下了“龐某”的名字。

  龐某走後,記者撥通該公司客服電話,表明自己想報銷,但是收据沒有蓋章。客服便說:“你來我們公司,我給你開個證明,保准你能保銷!”

  記者詢問公司地址,客服顯得很驚冱:“我們公司挺遠的,你為了50塊錢還要來我們公司開個證明?不就50塊錢嘛,你來公司找我,我自掏腰包貼給你!”記者便說自己就是隨便問問,客服則支支吾吾地說他們公司在閔行區劍路上。

  為了一探虛實,7月12日,記者前往閔行區劍路,果然如鄒小姐所說,是一個很大的貨物發送地,場地中央有鐵軌通過。

  記者向客服表明身份,客服立馬改口說,他們在上海是沒有公司的,公司在杭州,上海那邊只有發貨點,隨後掛斷了電話。

  7月18日,記者緻電中鐵快運公司,詢問他們跟“曉鐵國際物流有限公司”有無合作關係?中鐵快運的工作人員告知毫無關係。

責任編輯:瞿崑 SN117